“那些10岁、11岁的孩子比我们小时候踢得都好,但到了12岁,一半孩子消失了;到了13岁不会踢了,原来那些会踢球的孩子都走了。”近日,中国足球的“12岁退役”现象引发关注。

据新华社报道,一位来自北京的比赛监督表示,最近几年他在北京“百队杯”比赛中关注的一支少年队的变化,令他痛惜。他提到,在2018年,北京“百队杯”组织者公布了一组有关参赛队伍的数字:U8、U9小学年龄组参赛球队共有229支,而U13、U15中学年龄组参赛球队一共只有70支。“‘12岁退役’,是我们特有的现象。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青训就被‘腰斩’了,难有成效。”他表示。

据悉,中国足协近两年开始采取措施改善青训环境,新任中国足协主席宋凯今年10月表示,中国足球未来要下定决心走“长征路”,把青训当成头等大事来抓。

梳理中国足协财报发现,在青训及培养建设支出方面,近年来保持在5000万元以上,2016、2017、2018、2022年占足协整体支出不超10%。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中国足协的青训投入金额曾一度增加至1.06亿,占总支出比例也提高到了14.5%。

10月22日,新任中国足协主席宋凯首次以足协主席身份公开亮相。对于新一届中国足协的工作思路,宋凯表示,中国足球未来要下定决心走“长征路”,把青训当成头等大事来抓,还要通过扩大开放来提升中国足球竞争力,并且确保中国足协各项政策合理稳定。

宋凯表示,一方面要鼓励高水平教练从事青训工作。“竞技成绩不好,首先说明训练不行。我们没有好教练去做青训,青训教练待遇确实和职业队差距很大,这是个现实问题,需要逐步去改变。中国足协要力争通过政策规定和导向,引导最好的教练去抓青训。”

另一方面,要建立高水平、稳定的青少年竞赛体系。“12岁时中国球员和日韩球员水平相当,但到16岁差距就很大,这主要是竞赛体系的差距。只有多参加高水平比赛,球员才能不断成长。我们的竞赛体系问题是不稳定,青少年竞赛体系一定要保持稳定,可以进行合理的改进,但总体框架要保持不变。”宋凯说。

而在2020年,中国足协也曾在官网发布《进一步推进足球改革发展的若干措施》,提出大力推动青少年足球发展,包括制定青少年足球训练指导大纲和精英球员培训计划、不断巩固和完善职业俱乐部精英青少年后备人才梯队建设体系、实施优秀青少年球员海外孵化计划等。并提出每支俱乐部至少拥有3-5级精英梯队,2023年发展到中超俱乐部拥有9级精英梯队,中甲俱乐部拥有7级精英梯队的目标。

By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