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在2020年侵袭世界足坛,足球受到巨大冲击。目前看来,欧冠即便复赛也要等到盛夏。在没有欧陆群雄逐鹿的日子,听听欧冠那过去的故事或许也是不错的选择。从欧冠改制的1992年说起,笔者将用浅显的笔墨带你感受欧冠赛场的风云际会。

上世纪90年代的欧冠决赛总是冷门迭爆,1990/91赛季贝尔格莱德红星一黑到底,1992/93赛季马赛颇具争议地成功逆袭,1993/94赛季并不被看好的AC米兰击垮巴萨梦之队,1994/95赛季阿贾克斯青年军埋葬米兰王朝,1995/96赛季尤文图斯将巅峰贾府扼杀…..这其中,又以1996/97赛季的多特蒙德最为黑马,在一片看衰声中,大黄蜂赢得了队史迄今唯一的大耳朵杯。

那一年,斑马军团对卫冕志在必得,却遭遇当头一棒;那一年,鲁尔双雄双双称霸洲际杯,正是风光无限时……

上世纪90年代末期,现代足球的拐点已经十分明显,博斯曼法案让以荷甲为代表的第二梯队联赛大大下滑,欧冠舞台开始成为以西甲、英超、意甲和德甲为主角争霸的舞台。

1996/97赛季,两极分化的趋势已经不可避免,这个赛季的小组赛中,除了AC米兰马失前蹄之外,五大联赛各有一支球队闯入八强。波尔图、阿贾克斯、和挪威球队罗森博格在做着“最后的抵抗”,但被曼联和尤文图斯一一扫清。

最终,卫冕冠军尤文和快速崛起的多特蒙德会师决赛,只是两支球队的晋级之路截然不同。齐达内加入之后,斑马军团实力大增,力压曼联小组第一出线后,占尽优势淘汰罗森博格,半决赛里双杀贾府,可谓一帆风顺。大黄蜂虽然决赛之前四场淘汰赛保持全胜,场面却并不占优。

因此,尽管1997年的欧冠决赛是在德国慕尼黑进行,舆论却一致看好“作客”的尤文。然而,故事却延续了欧冠几个赛季以来的“大热必死”定律,多特笑到了最后,达到球队历史的巅峰。

1996/97赛季,欧冠告别曾经的王者米兰、贾府,以及曼联的国王坎通纳,却也迎来了多特的传奇和齐达内的首演。时代告别,时代开启,唯一维系的只是“卫冕魔咒”。

1995/96赛季,米兰问鼎意甲冠军,这也被认为是一代王朝的回光返照,意甲则因此获得两个欧冠参赛名额。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很显然,米兰是尤文卫冕路上的一个棘手敌人。只不过,米兰没有进入淘汰赛,站在斑马面前的成了罗森博格。

米兰确实是欧洲王者,但却要加一个“曾经”的前缀。对于巅峰米兰来说,和波尔图、罗森博格和哥德堡同组理应轻松出线,但此时已经今非昔比。小组赛前三轮,红黑军团竟然输掉了两场,不过依靠随后两轮的一胜一平,他们仍然争取到了主场拿1分就能出线的主动权。

对手是罗森博格,“打平就能出线”的字眼如此熟悉,米兰曾在客场4比1击溃过敌人。结果,红黑军团马失前蹄,1比2爆冷输球,小组惨遭淘汰。

一支拥有巴乔、戴维斯、博班、德塞利、马尔蒂尼和维阿的豪华队伍,却没能从欧冠小组出线,一代王者之师也彻底走向崩溃。1996/97赛季,米兰仅名列意甲第11,更是遭遇了尤文6比1的血洗,赛季结束后球队传奇巴雷西宣布退役,米兰王朝彻底瓦解。

米兰王朝日薄西山,王者尤文却是蒸蒸日上。1996年夏天,斑马军团送走了拉瓦内利、维亚利等人,但也引进了维埃里、博克西奇、德桑克蒂斯,其中最重要的引援无疑是从波尔多带来24岁的齐达内,在1995/96赛季他刚与法甲劲旅一起杀入联盟杯决赛。

贵为卫冕冠军又兵强马壮,尤文绝对是当时欧洲足坛的宇宙队,也是欧冠夺冠的最大热门。他们也确实展现了自己的雄姿英发,小组赛5胜1平,进11球仅丢1球,这样的战绩堪称完美,何况还用两个1比0双杀英超冠军曼联,将弗爵爷打的心服口服。

这是齐达内职业生涯首次参加欧冠,他在短暂的适应期后迅速融入球队,斑马军团也变得平衡而具有压迫性。一个数据可以印证这一点——1996/97赛季的欧冠没有超级射手,金靴潘蒂奇不过打进5球,但尤文阵中却有4人攻入4球,分别是阿莫鲁索、博克西奇、皮耶罗和维埃里。

绿茵宗师开启了欧冠之旅,曼联国王却选择了退隐江湖。事实上,直到1/4决赛对阵波尔图时他还天神下凡梅开二度,然而在赛季结束之后却在当打之年宣布退役,这是为什么呢?

弗格森这么说过:“在占尽优势却惨遭淘汰后,坎通纳第二天就找我谈话,说了想要赛季结束退役的想法。”爵爷说的比赛,正是1996/97赛季的欧冠半决赛,当时曼联与多特狭路相逢,两回合比赛红魔都控制了场面,却被特雷楚克和里肯两次洞穿球门,以两个0比1败北。

坎通纳的突然退役当然是另有隐情,但弗格森的话语足以体现当时多特的黑马姿态。这支以小组第二身份出线的球队,在球场上并不具备绝对的统治力,尽管球队阵中的萨默尔、安迪-穆勒、科勒等球员都是前一年德国问鼎欧洲杯的成员,主帅希斯菲尔德也是有着丰富执教履历的德甲金牌教练。

多特的崛起,其实是有迹可循的。从1989年夺得德国杯算起,大黄蜂用了8年时间才沉淀出这套在欧洲层面都极具竞争力的阵容,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年纪轻轻就加入球队,到1996/97赛季已经是希斯菲尔德执教多特的第6个赛季,对自己的弟子们有足够的了解。何况,就算他们晋级之路不够赏心悦目,但德国球队擅长的不就是用意志击垮对手吗?

因此,在慕尼黑奥林匹克球场的决赛到来之前,多特至少是占据着地利和人和的。至于天时,则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外界严重低估他们,恰好给了他们“哀兵必胜”的勇气。

在进军德国的前10天,尤文刚刚捧起了意甲冠军的奖杯,全队上下洋溢着欢快的气息,里皮也是自信满满。当人们日后分析起1997年那场神奇的欧冠决赛,便提到过这么一个论点——联赛夺冠让斑马军团无比放松,才导致被众志成城的多特击败。

这样的因素或许有,但决定性的影响则在战术和运气层面。尤文无论在纸面实力、势头还是经验方面都胜过多特,并且有着心理上的优势——过去两个赛季两队在联盟杯和欧冠两次相遇,尤文一次淘汰赛晋级,一次小组赛力压,唯一输球的还是提前出线后的鸡肋比赛。

于是,多特从一开始就选择了放低姿态投入比赛,尤文则迅速发起猛烈进攻,只是齐达内被限制,大黄蜂却可以出其不意地狂蛰斑马。第29分钟和34分钟,安迪-穆勒两次发出角球,里德尔在5分钟内两度将几乎转化为进球。相比之下,尤文的运气极为糟糕,齐达内两次击中门柱,维埃里的进球也因为被动手球被判无效。

落后的尤文在下半场奋起反击,持续进行压迫性打法,皮耶罗也确实用杂耍般的脚后跟破门扳回一城,不过很快替补上场的里肯就打进了一粒惊世骇俗的吊射。最终的比分定格在3比1,多特三脚射正就转化为3个进球,他们成为了实用足球的典型代表。这是德国球队自1983年汉堡夺冠后首次君临欧洲,多特完成了一个了不起的成就!

1997年是1988年以来意甲球队首次在欧洲三大杯(欧冠、联盟杯、优胜者杯)上颗粒无收,德甲——或者说是鲁尔足球,却在这一年达到了巅峰。当提到德国鲁尔地区的时候,球迷首先想起的就是这里的德比大战,多特蒙德和沙尔克04的战争是德国足坛最惨烈的存在,颇为神奇的是,两支球队在1996/97赛季分别拿到了欧战冠军。

在度过了1994/95赛季的财政危机之后,沙尔克于1995/96赛季获得德甲季军,得以进军联盟杯。面对双线作战,俱乐部管理层决定在保级的前提下冲击联盟杯——事实也确实如此,那个赛季沙尔克仅仅名列德甲第12。不过,在荷兰教练史蒂文斯的率领下,皇室蓝过关斩将,以出色的防守反击创造奇迹。一路上,倒在他们脚下的有罗达JC(荷甲)、特拉布宗(土超)、布鲁日(比甲)、瓦伦西亚(西甲)和特内里费(西甲),最终在决赛里依靠点球大战击败了强大的意甲豪门国际米兰。

同一地区的两支球队在一个赛季里分别拿下欧冠和联盟杯,这样的剧情着实充满传奇色彩,何况他们都是在并不被看好的情况下战胜了小世界杯时期的豪门尤文和国米,就更值得大书特书。1996/97赛季的鲁尔双雄告诉人们: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足球的历史记录了一段伟大的故事,也等待着下一曲诗篇……

By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